當前位置:uu看書>都市>重返80,從古玩崛起> 第5章 售賣嘉慶粉彩瓶
閱讀設定(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定X

第5章 售賣嘉慶粉彩瓶

一牆之隔,宋潔玉雙目無神的看著窗外,蟲鳴蛙叫此時都與她無關,她只記掛著葉建設。

今天葉建設的改變讓她又驚又喜,還隱隱有些害怕。

害怕幸福很快地抽離,她又回到暗無天日的日子裡。

葉建設會在一夜間,幡然醒悟嗎?

葉建設這會兒還沒睡吧!

宋潔玉從床上爬起身,他今天安靜得出奇啊!

會不會是累的厲害,睡過去了。

畢竟他好長時間沒幹過活兒,除了吃喝玩樂,沒有別的排解寂寞。

那碗魚肉,讓宋潔玉的心動搖了。

她糾結好一會,最後還是悄悄的來到雜物間門前,想看看他究竟在搗鼓啥。

“拼這些有什麼用嗎?花瓶?你還懂得這玩意兒?”

聞言,正趴在地上思索的葉建設,抬起了頭。

宋潔玉的睡衣短了一截,是打特價時買的,當時就剩下這一件了,所以大片雪白的肌膚暴露在外。

“山人自有妙計,我還真懂這玩意兒。”

“老婆,你早點休息,你的身體是最重要的。”

宋潔玉嘆了口氣,他唯一沒變過的就是倔脾氣,只是把花瓶拼回去,也很難達到穩固性,葉建設又不是有耐心的人,拼著拼著就該發飆了。

隨他去吧,宋潔玉打著哈欠,回到了臥室。

她這兩天打零工實在太累了,迷迷糊糊的閉上眼睛。

葉建設這邊忙的熱火朝天。

首先是清洗每一片破損的瓷片,葉建設端來水盆,用肥皂浸泡,除去表面附著的汙垢。

為了避免脫彩,同時要祛黃,葉建設又弄了點溫熱的鹽水,用竹籤黏上紙,清理到邊邊角角,如此就能保證每一片瓷片都恢復如新。

接下來是把瓷片原本的樣子還原,再組合到一起。

組合瓷片並不像拼圖那樣簡單,因為瓷器是立體的,每個面都要單獨組裝,再不斷地試錯。

組裝還只是第二步,要命的是如何復原到初始形態,讓人看不出修復的痕跡,這就考驗匠人的手法了。

前世通常是採用環氧樹脂進行粘合,效果最佳。

但80年代去哪兒找這麼高科技的東西,葉建設一拍大腿,乾脆就用土辦法熬漿糊。

雖然笨了點,好歹效果還不錯。

弄了些漿糊,他再用竹籤一點點的勾縫粘合,再用白熾燈烤乾,效果出人意料的好。

等修復完成時,一具完美的五彩瓷瓶映入眼簾,美中不足是瓶底部縫隙有些色差。

問題不大,和破碎相比,這簡直就是小意思了。

葉建設小心翼翼來回晃動了幾下,瓷瓶並沒有鬆散開的跡象,他才鬆了口氣。

一看掛鐘,這都後半夜了,葉建設想立馬補個覺,他之前飲酒過度,夜夜笙歌,這身子骨一陣風來都能吹倒,萬一半路崩殂,那一切就完了。

這作息必須整改!

推開臥室房門,宋潔玉翻了個身被子捂得老緊,看著妻子,葉建設心痛了,就連睡覺妻子都在下意識防備自己,自己以前讓她得多失望啊。

宋潔玉和他還有一層很厚的隔膜,倘若宋潔玉因此而厭惡他,他豈不是前功盡棄。

要是他沒那麼渾蛋就好了,他這樣想著,昏昏沉沉的合上眼。

葉建設做了個夢,夢裡他又回到了前世,這一切都是他的幻想。

一陣冷風把他驚醒,原來是窗戶沒關,葉建設呆呆的望著窗外,天邊已經魚肚白了。

他打量著四周,沒有變化,還是簡陋到賊來了都得把自己搭進去的老屋子。

葉建設心情大好,窮不是事兒,只要能重來,都是小意思。

打了個哈欠,他下意識的往隔壁屋走。

睡夢中的宋潔玉沒有發出一丁點聲音,只是眉頭緊皺,似乎是做了噩夢,葉建設心疼的撫摸著她的眉梢。

他堅決不會再走歪路,他要讓宋潔玉平安順遂的過好這一生。

替宋潔玉掖好被角,轉身離開了臥室。

廚房裡的食材幾乎空了,調料都快見底了,真不知道宋潔玉平時怎麼生火做飯。

僅剩幾個發黃的大包菜,葉建設長長的嘆了口氣。

一日三餐啃菜葉子,難怪她會如此纖瘦,這可不利於胎兒的發育。

葉建設拿上昨天餘下的3塊錢,興沖沖的朝最近的菜市攤上趕。

換鞋的時候,他突然想到修復好的瓷瓶也能賣錢,立馬捎帶上。

附近10裡地就只有這一片菜市,人擠人,一眼望去人頭攢動,葉建設小心的將瓷器護在懷裡。

除了常見的油條包子豆漿,大多是賣熟食、蔬菜瓜果、生肉的販子。

3塊錢維持不了太久,葉建設想要更多的啟動資金,於是就把主意打到瓷瓶上。

期間他還碰到曾經的玩伴、鄰居,那些人無一例外,見他跟見了活閻王似的,一個個頭抬的比天鵝高,明擺著牴觸他。

葉建設的名聲臭了,誰都當他是掃把星。

葉建設自嘲一笑,怪就怪他自個兒不爭氣,不知上進反而還自甘墮落,哪個正常人願意和他來往。

關鍵是瓷瓶的售價,在80年代能定下多少合適?

菜市口,葉建設穿梭在人流中,時刻盯著腳下,生怕一不小心這能換錢的寶貝被摔了。

“煎餅,肉的菜的都有……”

“滷菜,來半斤?……”

“的確良碎花背心,透氣不褶皺,真的的確良……”

“熱水瓶2塊錢3個,3塊錢5個!”

一個個小販的嗓音比喇叭還洪亮,葉建設耳朵都快起繭子了。

他找了個角落蹲下,把瓷瓶靠到腳邊,學著攤販們的樣子喊道:“嘉慶粉彩瓶,皇上用過的東西,今兒大折扣,只收80!”

皇帝用沒用過葉建設不知道,但瓶子是官窯的,這麼說問題不大,算個噱頭。

這噱頭果然吸引了一群男女。

為首的是個三十多歲的眼鏡男,他眼巴巴的盯著嘉慶粉彩瓶,不時的換方向打量。

“小子,你說這是嘉慶的東西,你怎麼證明呢?莫非是你祖傳的?那應該拿到市裡的文物館啊!”

“您看看這落款是不是嘉慶!”

葉建設自信應答:“看你是誠心想買,對古玩應該是有些瞭解,你就看這尊粉彩瓶的著色,是仿製的廉價貨嗎?瓶身畫的粉彩栩栩如生,筆鋒犀利,當年能有這手藝的,都在吃皇糧!”

“文物館那是尋常人能去的地方嗎?他們要是跟我說讓我獻愛心,拿去交公,我一毛錢都得不到,我怕不是瘋了,還得白墊路費!”

葉建設答的頭頭是道,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檢視,那粉彩瓶的做工,的確不同尋常,眼鏡男漸漸轉變了態度。

看熱鬧的群眾圍成一條長龍。

上一章 目錄 +書籤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