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都市>鄉村絕色狂醫> 第18章 傻子按摩店
閱讀設定(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定X

第18章 傻子按摩店

秦璐善於觀察人,男女好苗子都逃不過她的眼睛。

雖然楊明有點黑,但那是太陽曬出來的,如果他用點護膚霜,再穿一聲名牌,絕對是妥妥的帥哥一枚。

加上楊明的身材也不錯,捯飭捯飭絕對能吸引不少女人。

楊明:“沒有,我跟嫂子相依為命。”

“嫂子?年輕的嫂子?哦……你該不會是喜歡自己的嫂子吧?我過去在老家的時候,就常聽人說,哥哥死了,弟弟就跟嫂子一起過了。”

沈汐茹白了她一眼:“會不會說話啊?”

“呵呵呵,這有什麼的,單身男女嘛,總會有點想法的。你現在不就很喜歡楊明麼?”

此言一出,沈汐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臉色從白暫一下子唰的通紅,連脖頸子都紅了。

“你!你個死妮子!別瞎說!”

……

幾天後,楊明和嫂子一起去了鎮上,懷揣著6萬塊錢,要去找一家合適的店鋪。

他們路上就商量過,先看有多大店鋪能用,然後再考慮具體開什麼店。

本來開開心心,可是一到鎮上,許多人就投來怪異的目光。

“瞧,是楊家溝的那個傻子。”

“聽說他偷了錢,還把他嫂子給睡了。”

“太不要臉了。”

“我看吶,是他嫂子不要臉,傻子哪懂男女之事。”

“他旁邊那個不會就是他嫂子吧……”

王桂花羞愧難當,躲在楊明身後,她後悔來這兒了。

要說最放心的地方,應該是城裡,但是眼下錢不夠啊,只能在鎮上開個店。

他們選擇了一家待租的門面,裡頭就一間,直通到底,有個十多米的長度,寬也有五六米,不算小了,開個麵店都湊活。

“老闆在麼?”

屋內有人看著,是個老頭。

“你們有事啊?”

“哦,來看看房子的,這附近好像能租的房子不多。”

老頭:“除了我家,還有一家大的,我這裡一年是4萬塊錢,他那邊一年是8萬,主要看你們做什麼了,如果是開飯店,我建議你們去租那個大的。我不忽悠人,咱們講誠信,反正你們自己也會去看的。”

楊明望著這裡的佈置,是剛剛粉刷過的,還有油漆味,很亮堂,南北通透,光線不錯。

“我們就要這個了。”

老人家是實在人,楊明也不是那不爽快的人,當即就拿出了4萬塊錢交上。

遇到如此爽快的租客,老人嘴巴都要笑歪了,因為鄉鎮的人都不是大款,很多人是邊賺錢邊還債的。

他笑的口水掉下來:“好好好,年輕人有魄力,你們打算開個什麼店吶?”

具體是什麼,楊明不確定。

老頭:“你們先聊著,我去給你們倒茶,我在對面還有鋪子,一家菸酒店,有事隨時可以過來找我。”

他一走,王桂花一陣心痛,都寫在臉上。

她還在像那些鎮民的流言,守寡的女人最怕這些了。

“楊明,是嫂子耽誤了,嫂子不好,你有了本事,應該去城裡打工的,是我拖累了你。”

楊明蹲在她身前:“嫂子,咱們辛苦這麼些年過來了,你可別說這種話,要不是你,我早就餓死了。我發過誓,只要我好了,我就一定會對你好。外面人的閒話,你不用在意,等我賺到錢了,我帶你去城裡過日子,咱們買個大別墅,好麼?”

好暖人心的話啊,這種話,更像是丈夫才能說出來的。

看著楊明傻兮兮的笑,她也笑了。

王桂花捏了一把楊明的鼻子:“傻小子,那咱們開個什麼店呢?”

外頭那些人不都傳聞他是個傻子麼,索性就用傻子當招牌,開個傻子按摩店,用推拿來給人治病。

楊明相信,他治好的人多了,謠言便不攻自破了。

他去鎮上的一個木匠家裡訂做了招牌,用油漆刷好,然後又去城裡買了幾個按摩床,簡簡單單,五張床靠在一起,佔用不了多大的地方。

裡頭就可以住人,也花不了多少錢。

計算下來,如果再置辦一些簡單的生活用品,他的六萬多塊錢,正好全部花完。

如果說還剩下的話,就剩下兩千多塊錢了。

要是在這些錢花完還沒有客人上門,那就要另謀生路了。

但楊明有信心,病人嘛,哪兒都有。

他掛出去的招牌上還有解釋,專治各種疑難雜症,妙手回春,若治不好,全額退款,並賠償一千塊錢。

這種話,就沒人敢說的,做過大夫的都知道,誰敢說包治百病啊。

但是最後的‘全額退款’幾個字,又讓人感覺到新鮮,加上還有賠錢的,那些常年治不好病症的人,怎麼能不上門來討教一二呢,治不好還能得到一千塊錢,治得好不是皆大歡喜麼。

這家傻子按摩店一開起來,全鎮子的人都知道了,原因是牛皮吹的太響。

鎮上有兩個老中醫,聞訊就覺得很搞笑。

逗呢?什麼病都能治好?絕症你能治得好麼?先天性的不孕不育你能治的好麼?

衝什麼大尾巴狼,為了賺錢,這是瞎折騰。

這天下午,有個女人來到了按摩店,站在門口好一陣了,就是不好意思進門,因為她也聽說過傻子的故事,偷錢、偷女人,這樣的傻子能看好病麼。

王桂花見到她了,過來迎接:“你好你好,按摩麼?”

這個女人才三十歲不到,身材也很豐滿,長相是典型的村姑型別,扎著馬尾辮。

她朝裡頭看了一眼,小聲問:“不生孩子的病,能治麼?”

“這你得去問按摩的大夫。那個——楊明!楊明!有客人來了!”

楊明大步流星的走來:“你好你好,請進。”

這個女人坐下來,講自己的事情說出,她十九歲就出嫁了,都快十年了,也沒生個一兒半女的,三天兩頭被丈夫打,說她是不會下蛋的傻母雞。

這個病,她找了很多醫院看,很多人說能治,可是吃藥不見效果,孃家給他花錢花了好幾萬下去了,家裡也負擔不了了。

“要是我再看不好這個病,那我只有去死了。”

上一章 目錄 +書籤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