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都市>三歲公主她是惡毒小奶包> 第十六章 你看那天上的雲像什麼?
閱讀設定(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定X

第十六章 你看那天上的雲像什麼?

錦珩摸了摸袖口,一臉得意,鯉兒不愧是他的女兒,果然是聰慧,還知道跟人談條件。

耶律丹自然也知道公主的意思,於是順著說道:“若是公主願意透露,北遼將奉上良駒千匹!”

小寶看她們半天還沒說到正題上,自己又餓了,一時心急,只能抬頭望天,看到天上的雲,他靈機一動:【小糰子,你看那天上的雲像什麼?】

錦鯉看了看天上,不過是一些雜亂無章的雲,於是隨心問道:【像什麼?】

小寶吸了吸鼻子,對她表示不滿:【像不像你說要給小爺吃的甘草呀!】

【哪裡......像?】錦鯉一時沒反應過來,她沒想到自己居然被一匹馬懟了。

她只好向錦珩求助:“父皇,這馬看起來很餓,不如命人給他喂一些甘草。”

錦珩皺了皺眉頭:“為何是甘草?”

甘草是一種黃色根狀草,其味道甘甜,但通常是作為生津止渴的藥材,而非馬的糧食,誰讓這匹馬口味這麼獨特呢,錦珩有這種懷疑很正常,錦鯉也早就想好了對策。

“鯉兒看這匹馬走了很遠的路,我聽人說甘草可以生津止渴。”錦鯉摸了摸小寶。

同時在心裡對他說道:【快配合點!】

小寶頓時兩眼放光地看向了錦珩。

錦珩當即叫人去準備,並把小寶帶去馬廄了。

耶律丹見他們說完了,於是繼續問道:“我的提議,不知公主允否?”

錦鯉看向了錦珩。

錦珩覺得三歲的娃娃又真的會什麼馴馬術呢?不過能換來良駒千匹,又何樂而不為呢?於是輕輕頷首。

得到他的默許後,錦鯉對耶律丹道:“你附耳過來。”

明明是一句再正經不過的話,從錦鯉的嘴裡說出來卻是奶聲奶氣,她心中未免有些懊惱,怎地一點氣勢也沒有。

耶律丹忙走到錦鯉身側,低頭,附耳過去。

大家只見到三公主在耶律丹耳邊嘀咕了幾句,也不知道公主到底說的是什麼。

但頃刻之間,耶律丹的表情從凝重變為豁然開朗。

洛貴妃在心裡翻了個白眼,這個小賤人,也不知道賣的什麼關子!

只見耶律丹退後兩步,鄭重地向錦鯉道謝:“多謝公主賜教,錦朝的馴馬術果然獨一無二。”

錦鯉得意一笑,脫口而出:“這就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吧!”

說完之後她心道,不好,這句話不太符合自己的年紀。

耶律丹聽了此話之後心中佩服不已:“沒想到公主小小年紀,就有此學識,真是令人吃驚呀!”

這話倒是提醒了錦珩,三公主年紀尚小,還未開蒙,怎麼知道此等言語。

這一絲疑惑被錦鯉捕捉到了,她反倒一臉疑惑地問道:“很驚奇嗎?從會說話起我母妃就教我了。”

這樣既解釋她為何知道這樣晦澀的句子,又提升了錦朝在北遼人心中的學識水平,真是一舉兩得。

洛貴妃癟了癟嘴,斜眼向錦鯉看去,這個小賤人瞎顯擺什麼?

錦珩看到錦鯉能這麼說,大感欣慰,袖子一揮:“鯉兒,你今日立下大功,跟父皇說說,想要什麼獎賞?”

錦鯉終於等到這句話了,思索再三,她決定向錦珩要一個特別的獎賞:“鯉兒想父皇時卻見不到,若是能多見見父皇就好了!”

說這話的時候她感覺自己都要吐出來了,不過,能夠早一點跟錦珩多接觸,她就能早一點復仇成功!

想到這裡,她咬了咬嘴唇,努力克服心理上的不適。

黃德盛覺得公主剛才還挺聰明的,怎麼突然傻乎乎的了,他實在不忍心公主浪費這次機會,於是提醒道:“三公主,你今天立了這麼大的功,提什麼要求皇上都會答應的喲!”

錦鯉搖了搖頭,嘟著嘴道:“謝謝大監的好意,但是鯉兒現下的確只有這一個心願。”

錦珩沒有料到,鯉兒立了這麼大的功竟然只是想多跟自己相處,看來她對自己這個父親確實很崇拜!心中對錦鯉又多了幾分喜歡。

眾人也紛紛感嘆,心地多麼純良的孩子呀!換作是其他的皇子公主,早就跟皇上要這要那了!

只有洛貴妃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她現在見到皇上都很難得,就憑你一個小小公主?皇上定然不會答應她!

“黃德盛!”

“奴才在!”黃德盛一聽就知道,皇上是要宣旨了。

“以後三公主可以來勤政殿找朕,若朕無要事,不必通傳!”錦珩說完一臉期待地看著錦鯉。

“奴才遵旨!”黃德盛也替皇上感到開心,這麼多皇子公主中,只有三公主有這個特殊的待遇了。

錦鯉聽到之後笑得異常開心,她離錦珩又近了一步!

洛貴妃兩隻手不停地絞著帕子,卻還是得咬著牙,假裝溫和地說道:“三公主還不快謝恩!”

錦珩抬手,洛貴妃識趣地閉了嘴。

他接著補充道:“這個並不算賞賜,鯉兒,你下次有什麼想要的,再跟父皇說!”

錦鯉規規矩矩地行叩謝之禮:“多謝父皇,父皇說的是真的嘛?”

錦珩被她的話逗樂了,面上的笑竟帶了少有的慈愛:“傻孩子,父皇是皇帝,一言九鼎!”

錦鯉自然是知道,至於還有什麼想要的,那她要好好想一想了。

賞賜之後錦珩就派人將北遼一行人送去稍事休息,說是明日再擇吉時進行款待。

眾人也就各自散去。

錦鯉和翠竹二人走在回宮的路上,錦鯉一路幻著錦珩吃了她的蠱蟲,難受的樣子,她就開心得不行,走路都蹦蹦跳跳的。

翠竹也公主今天的表現震驚了,於是悄悄問道:“公主,你真的會馴馬術嗎?”

錦鯉搖了搖頭:“翠竹姐姐,今天都是巧合,想必是那匹馬餓了吧!”

她總不可能說她能聽到馬的心聲吧,那不把翠竹嚇慘了!

“那它為什麼肯讓你摸他呢?”翠竹想到那匹馬兇惡的樣子,就渾身起雞皮疙瘩。

錦鯉思索了一下,解釋道:“或許是看著我比較小,很親切吧!”

翠竹看了看錦鯉,越發覺得自己公主看起來確實是憨態可掬,很可親,心中便相信了。

但是她心中還有一個疑問:“公主,你對那北遼的殿下說什麼了?”

錦鯉想起自己說的話,咯咯笑了起來,對翠竹說道:“翠竹姐姐,你附耳過來!”

上一章 目錄 +書籤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