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都市>三歲公主她是惡毒小奶包> 第十五章  震驚!三歲公主要馴馬
閱讀設定(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定X

第十五章  震驚!三歲公主要馴馬

一個老眼昏花的大臣急忙道:“這是哪家的娃娃,淨出來瞎搗亂?”

另一官員在旁附和:“是呀,誰家的娃娃,快來管管!”

赫巴更是是笑得前俯後仰:“一個三歲乳兒,竟想馴服烈馬!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另一矮壯的北遼人也附和著:“哈哈哈,我看這錦朝無人了!”

就算眾人不說,錦珩心裡也清楚,一個三歲的小孩怎麼能馴服汗血寶馬?

但是錦珩看到她敢站出來,就已經滿是欣慰和感動,哪怕鯉兒還只有三歲,都想著為自己分憂。

於是柔聲說道:“鯉兒,父皇知道你的心意,你退下吧!”

那幾位老臣才恍然大悟,原來眼前這小糰子是皇上的女兒,紛紛交口稱讚起來:“公主真是勇氣可嘉呀!”

“是呀是呀,老臣真是老眼昏花了!”

洛貴妃在心裡冷笑了一聲,這小賤人還真是會選時候,在這兩國邦交的節骨眼上也要出來丟人現眼!

但是為了維持自己的形象,她只好將原本尖細的嗓音努力放得溫和:“翠竹,還不快把公主扶到一旁!”

翠竹第一次聽到洛貴妃如此溫和的說話,就好像看到吃人的妖精突然吃起了素來,彆扭得很。

翠竹只好快步上前,俯身行禮,想趕快把錦鯉帶下去。

但是錦鯉卻絲毫不在乎旁人的說法,對錦珩自信地說道:“父皇,兒臣真的能馴服這烈馬!”

錦珩搖了搖頭,以為她還在鬧著玩,便正色道:“鯉兒乖,你先下去,一會兒父皇給你獎賞。”

洛貴妃也忙在一旁搭腔:“是呀,三公主,再糾纏下去皇上可要生氣了!”

錦鯉心想,看來他們是不相信自己會馴馬了。

本來想在錦珩展露一下自己的獨門馴馬術,打一下北遼人的臉,現在看來要泡湯了。

【為什麼要帶小爺來這裡,連甘草也沒有!】汗血寶馬甩了甩尾巴,趕走了一隻妄圖在他屁股上停留的蚊子。

【就這小傢伙,也想馴服小爺我,還不夠我一蹶子尥的!】

汗血寶馬尥了尥後蹶子,一臉桀驁地看著不遠處的小糰子,眼中輕蔑展露無遺。

從聲音的來源,錦鯉斷定是那匹汗血寶馬發出的無疑,還真是匹高冷暴躁的馬呀!

如今看來連那匹馬都瞧不起自己,不行,無論如何不能在自己的手下敗將面前落了下風。

錦鯉回頭朝汗血寶馬眨了眨眼睛:【英俊的馬兒呀!和我做一筆交易如何?】

汗血寶馬突然像見了鬼一樣,嚇得兩隻前蹄在空中蹬了好幾輪才落了地。

【英俊的馬兒?你......是在跟小爺我說話嗎?】汗血寶馬的兩隻黑色大眼睛裡驚奇滿滿。

見馬兒無故受驚,耶律丹馬上起身說道:“莫不是有什麼東西驚動了它?”

洛貴妃大怒:“放肆,皇上面前休得胡言!”

耶律丹也明白自己一時失語犯了忌諱,當即閉了嘴。

錦鯉沒有受到他們的影響,繼續跟馬兒溝通著:【是呀!英俊的馬兒,你若是能讓我摸摸,我就給你吃你最喜歡的甘草!】

馬兒頓時心花怒放【我也不想答應呀,可是她誇我英俊,還給我吃甘草耶!】

錦鯉咳嗽了兩聲,她原本以為這匹馬會很高冷,沒想到這麼輕易就滿足了,看來動物不可貌相呀!

【小糰子,我想吃甘草!現在就要!】在心裡說完,汗血寶馬就向錦鯉邁步走來。

【喂,等下】錦鯉總覺得太順利了,反而有些不真實:【我還不知道怎麼叫你呢!】

汗血寶馬急躁起來:【你這小糰子,怎麼這麼磨嘰?】

錦鯉撓了撓頭:【小寶,我就叫你小寶吧!】,算了,一匹馬會有什麼壞心思呢!

她回過頭正準備向錦珩開口要些甘草,只見大家都緊張地望著她身後,尤其是洛貴妃臉上堪稱精彩的表情,在竊喜與假裝擔憂之間來回變換。

錦珩倒是擔憂地喊道:“鯉兒,快到父皇這裡來!”

錦鯉一轉頭,卻見到小寶咧著嘴,流著哈喇子已經走到了她身邊。

錦鯉無語了,到底是誰說這汗血寶馬野性難馴的?

她意識到眾人都是以為這馬要撞上她了,在替她擔憂。

於是就在眾人緊張與擔憂的眼神中,她的一隻手,撫上了小寶的臉頰。

震驚!眾人激動地張開了嘴巴。

接著,錦鯉奶聲奶氣地說道:“小寶乖,這就給小寶吃甘草!”

小寶感覺很是受用,悠閒地甩著他的尾巴。

率先反應過來的還是那個白鬍子老官:“寶馬被公主馴服了!”

周邊人無不驚歎:“太神奇了,這寶馬在公主面前竟然如此溫順!”

最開心的要數二皇子了:“皇妹厲害!”

尤其是耶律丹,他馳騁草原,馴過的馬兒沒有上百也有幾十,沒想到這匹號稱草原上最桀驁的馬就這樣被一個三歲小娃馴服了,他心裡甚至有了一絲佩服。

要說還是那白鬍子老官反應快,顫顫巍巍跪到了錦珩面前:“恭喜皇上,喜得寶馬!”

錦珩更是笑得合不攏嘴,鯉兒真是給自己長臉了,立馬要找回場子:“耶律卿,我錦朝的馴馬術就連三歲兒童也甚是熟稔,方才不讓公主上場,只是不想眾位難堪!”

錦鯉真想給錦珩豎個大拇指,這找補,他是真在行!既長了錦朝的威風,又打了北遼人的臉。

耶律丹神色也嚴肅起來:“錦朝的馴馬術確實令我等佩服!”

洛貴妃沒有見到她想象中的馬踢小人兒,面上盡是失望,同時心中冷哼了一聲,這小賤人運氣還真是好!

耶律丹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錦鯉,他草原上的馬多,但是最優秀的馴馬師尚且需要假以時日才能馴服一匹烈馬,甚至很多良駒在被馴服的過程中死去了,他覺得十分可惜。

若是能知道這馴馬之法,豈不是美哉,所以他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敢問公主是如何馴服這烈馬的?”

只見錦鯉毫無扭捏之色,字句雖說得緩慢卻很清晰:“這是我錦朝的秘術,二殿下若是想知道,也不是不可以。”

上一章 目錄 +書籤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