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都市>三歲公主她是惡毒小奶包> 第九章 又出什麼么蛾子?
閱讀設定(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定X

第九章 又出什麼么蛾子?

錦鯉頓了頓,心中默唸道:見鬼!

她們明明是走著與洛貴妃相反的路,難道說洛貴妃從一開始就沒有打消疑慮?

錦鯉拉了拉翠竹的衣袖,二人一起轉身向洛貴妃行禮:“見過貴妃娘娘!”

果然,只有洛貴妃一人。

錦鯉鬆了一口氣,像是忘了前事般笑眯眯地問道:“貴妃娘娘也是來找大白的嘛?”

說完她還撫了撫小野貓軟溜溜的背。

話說這小野貓生平也是第一次有人將她抱在懷裡,她有種說不出的舒服,臉頰不由自主地在錦鯉的袖子上蹭了蹭。

洛貴妃眯了眯眼睛,原來三公主只是來找貓的,看來是她多想了。

只是,抱只黑貓,未免晦氣。

想及此,她趕忙轉身走了。

翠竹見到小野貓在公主懷裡溫順的樣子,露出了輕鬆的笑容。

不一會兒,幾人回到了院子裡。

錦鯉小心翼翼地將小野貓放下。

其實她從前就很喜愛小動物,只是錦珩說動物都是畜生,沒有人性,所以她從未養過。

但如今看來,這洛貴妃就是養了,錦珩還沒有二話,由此可見他的心思了。

錦鯉看著小野貓大口大口地嚼著小魚乾兒,她摸了摸小野貓的腦袋。

也是現在這小野貓只顧著吃,若是往日有人敢摸她的腦袋,她非要用爪子將那人撓得血肉橫飛不可。

小野貓吃飽了之後,舒服地躺在院中草地上,還打了一個飽嗝。

【小糰子,你去那兒幹嘛?】

錦鯉用一個小舂研磨著蟬蛻,突然聽到小野貓同她溝通的時候,她正用胖乎乎的小手將蟬蛻裝進一個白色的瓷瓶裡。

【當然是去找你啦!】

錦鯉現在同動物溝通已經很有經驗了,特別是在自己吃飽了的情況下更為得心應手。

【小糰子,你可不要得罪那個女人!】小野貓瞄了眼錦鯉,之後伸了個大大的懶腰繼續同她說道:【那個女人很可怕的!】

錦鯉當然知道洛貴妃可怕,前兩天還差點弄死她,她將瓷瓶放在石桌上,同小野貓在心裡嘀咕道:【沒辦法啦,已經得罪了!】

是的,她們之間有仇,還是不共戴天的那種!

小野貓沒有往心裡去,還在開心地用口水舔舐身上的毛髮:【那你就倒黴啦!】

她一向是吃飽了就沒有憂愁了,若是有人傷了她,她當場也就報復了。

錦鯉嘆了口氣,不由得感嘆小動物無憂無慮真是好呀!一邊期待地望向小野貓。

感覺到錦鯉迫切的眼神,小野貓停下了嘴裡的動作,驚恐地看向錦鯉:【小糰子,你還想幹啥?去一次的後花園本喵都差點丟了半條命。】

錦鯉心裡翻了個白眼,那還不是因為你自己貪玩!

【算啦,我再想想辦法好啦!】

小野貓偷偷用一隻眼睛瞟了一眼錦鯉,見到她一臉失落的樣子,心裡也有點難過。

但是一想到洛貴妃對待小動物的手段,便不寒而慄,聽說她對自己的愛寵都能下狠手,更何況是小野貓小野狗。

小野貓休息了會,便邁著優雅的步伐,熟練地跳上了院牆。

見小野貓要走,錦鯉忙在心裡問道:【我該去哪兒找你玩?】

小野貓懶懶地回答她【梧桐閣後園】

說完便躍下了院牆,消失在錦鯉的視線裡。

錦鯉心裡懊惱著,現在小野貓也不願意幫忙,大白又不知道在哪裡,好了,現在找毒蜂的計劃陷入了僵局。

小野貓走了之後沿著宮中御河前往御花園,吃飽喝足了,去御花園的花底下曬曬太陽,把身上燻得香香的,那是最好不過了。

御河一路流往荷花池,深秋的荷花池已是滿池凋敝,若是夏天,她還能撲荷花玩。

突然,她聽到幾隻小鯉魚在討論著什麼,其中一隻說道:“做公主有什麼好的,那天三公主還不是被按在池子裡,跟咱們一樣喝這蓮花池的水。”

聽到三公主,小野貓支稜起了耳朵,放慢了腳步走得近了些。

“是呀,我要看到了,被兩個宮女按著,可慘了!”是一個細小的聲音,小野貓不用想也知道這條魚應該比較小。

“得罪了貴妃,能有什麼好日子過!”聽起來是條肉質比較緊實的魚,有點老,小野貓判斷著。

小野貓嚥了咽口水,一爪子探到水裡,水面漣漪乍起,一群鯉魚四散而逃。

太慢了,無趣,她懊惱著,又拍了一下水面。

回想了剛才鯉魚們的對話,原來小糰子這樣慘,怪不得她讓我去找貴妃後花園的毒蜂,看來是想給那跋扈的貴妃一個教訓。

想到小糰子那笨拙的樣子,小野貓心中冒出一個想法,改變了方向往貴妃的後花園走去。

當晚,錦鯉睡得正熟時被一陣砸門聲驚醒。

幾人來到院子,惠嬪將錦鯉護在懷裡,錦鯉知道這陣砸門聲不簡單,莫非是......宮變了?

想到這個原因,錦鯉心中甚至有一點小失落,若是別人殺了錦珩倒便宜了他。

“惠嬪娘娘,請開門!”

門外竟是黃德盛的聲音,他深夜來此到底有什麼事情?

惠嬪讓宮女將門開啟了,黃德盛帶領著一干帶刀侍衛在門衛,他上前一步說道:“惠嬪娘娘,請移步貴妃寢宮,皇上有話要問。”

惠嬪心中忐忑,宮裡一定是發生了什麼大事,連皇上都去了貴妃那裡。

錦鯉抿了抿嘴,這洛貴妃又出什麼么蛾子?

洛貴妃聽了黃德盛的話便放開錦鯉,正準備前往。

錦鯉擔心惠嬪這一去有危險,於是靈機一動,大聲哭喊起來:“母妃,鯉兒要母妃,嗚嗚嗚.....”

錦鯉這一哭,讓惠嬪心如刀絞,但是她擔心去了有什麼不測,於是安慰錦鯉道:“鯉兒,母妃去去就回,你乖乖的!”

錦鯉在地上打起滾來:“不要,鯉兒就要母妃,鯉兒不要母妃走!”

黃德盛在一旁看了頗有不忍,何況皇上也沒說不讓三公主同往,便勸到:“娘娘,只是問幾句話,三公主在場也無妨!”

惠嬪便帶著錦鯉,以及照應錦鯉的翠竹一同到了洛貴妃宮裡。

可是正廳的椅子上只見錦珩,不見洛貴妃的身影。

上一章 目錄 +書籤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