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科幻>快穿:宿主她危險又撩人> 1136 女扮男裝:權臣們的掌心嬌(完)
閱讀設定(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定X

1136 女扮男裝:權臣們的掌心嬌(完)

此刻瑞王身上傳來的氣息太過於恐怖,沒人敢接近。

“主上...”

蕭北恆直接掠過他,抬頭望著天空,上方傳來股股濃煙,他看了好一會兒,突然開始猙獰地大笑。

“好,盛嬌陽...你真是好得很...”

他怎麼忘了,他贏了所有人,唯獨贏不了她。

他笑得令所有人心驚,心一點點地沉下去,通體發寒。

瑞王把事情做到這個地步,就是為了皇后娘娘,眼看目的就要實現,得來的卻是這樣一個結果。

他會做出什麼,他們不敢想。

過了一陣,蕭北恆突然平靜地喊了聲:“收兵吧。”

對面所有將領愣住,接下去竟真看著瑞王的軍馬原路返回,一時間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等過了會兒,看著對面空蕩蕩的城牆,將領們一個接一個地抬手高呼!

果然!只要那個女人死了,瑞王死了心,一切夢魘都由此結束!他們沒有做錯,誅妖女,救大蕭,是他們在最後危急存亡之刻拯救了家國!

...

瑞王府,一片死寂。

皇后娘娘的屍體已經被運過來了,渾身被烈火燒灼過後的漆黑,沒有一塊好肉。

蕭北恆聽趕來的下屬逐一彙報當時坤寧宮的情況。他不知有沒有在聽,顧自地伸手,一寸一寸地撫過,眼底一片死寂。

他平靜地彷彿沒有悲傷,只有微抖的手洩露他此刻內心的情緒。

她那麼愛漂亮的人...

四周血洗後新換一批的下屬們,同樣為主上默哀:“王爺,節哀...”

...節哀?

蕭北恆嗤笑,把手收回。

她已經去了,叫他怎麼節哀。

外面傳來一陣歡呼聲,四處張燈結綵、禮炮轟天,慶賀來之不易的勝利。

蕭北恆抬起頭,漆黑的雙眸看向窗外,眼神茫然:“這是什麼?”

下屬走上來:“啟稟王爺,是城裡的百姓。”

“百姓...”

蕭北恆喃喃了一會兒,突然兀自地笑起來,笑聲漸漸地越來越大,越來越猙獰和嘲弄。

他笑得捂住胸口,扶著牆:“百姓...”

四周愈發沉寂。

他們清楚皇后娘娘的死對王爺來說打擊有多大,如今王爺看起來越平靜,反而越令他們害怕。

笑完後,又安靜了一會兒,蕭北恆坐下來:“把蕭景辰給本王帶來。”

不到半個時辰,蕭景辰被五花大綁地帶來。

蕭北恆站在他面前,居高臨下地望著他,眼裡沒有一絲情緒。

這個場景令蕭景辰感到屈辱:“到了這個地步,要殺要剮,給朕一個痛快。”

蕭北恆沒有理他:“嬌陽死了。”

蕭景辰心臟一痛,驟然間的疼痛壓得他喘不上氣來。

“嬌陽死了。”

蕭北恆又重複一遍,看著他的樣子,彎下腰,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我說皇兄,我要是放火燒了京城,讓這京城裡所有人為死去的她賠罪,你不介意吧?”

蕭景辰愣住,抬眼看他:“什麼?”

“是的,所有人...所有人都要死...”

蕭北恆不再看他,顧自說著。

“這座京城的人...盛喻知、謝南寧、相夫人、趙姨娘...所有人都得死...不止是他們,還有你,還有我。”

蕭景辰呆愣地看著他,儘管他早已經心如死灰不想活了,可還是被蕭北恆話裡的內容震撼到:“你在說什麼,你瘋了嗎?”

蕭北恆猛得轉頭,眼神令人震驚膽寒:“我錯了嗎?她都已經死了,他們又有什麼資格活!”

“真以為她死了一切就安寧了,這天下就太平了嗎?錯!大錯特錯!所有人害死了她,還以為自己是蕭國的功臣!今日就讓本王來告訴他們,他們錯的有多麼離譜!她若死了,所有人都要為她以死謝罪!”

蕭景辰再一次地震撼:他是認真的...

他仰天大笑,沒有阻止。

也罷,還是第一次看見比自己還要瘋的人。

就像蕭北恆說的,她已經走了,別的什麼,他還有什麼好在乎...

這一切都是孽...

...

原本以為自己已經重獲新生的人們再一次被打落地獄,三十萬大軍捲土重來,而這一次,再無援軍。

就如蕭北恆所說,他願以這座城以血為祭,以及三十萬大軍的命,換取她已逝亡魂的息怒。

成噸的火油早已埋下,滿天火種灑下,往昔所有的情仇愛恨、恩怨是非...都隨著那熊熊燃起的大火,徹底燒了個乾淨。

宮裡宮外盡是哭聲,數不盡的人忙著逃命,城裡城外盡被封鎖,火越燒越大、越燒越旺,不費吹灰之力地追趕,火海捲進數不盡的人們,餘下來的只有絕望。

往日裡高高在上的大臣們像難民一樣逃命,披頭散髮,狼狽不堪,最後還是被捲入火海。

臨死前還不忘撕心裂肺地喊一聲:“天要亡我大蕭!”

火海捲過往昔繁忙的京城一條街,捲過皇宮、相府...

皇宮逐漸化為廢墟,相府裡早已內內外外都被鎖死,趙姨娘坐在府裡,早已安排好一切,閉眼微笑。

“早就說你會闖下大禍的,阿孃叫你為人低調些,你非不聽,現在好了吧...叫我白髮人送黑髮人。不過不妨事,阿孃很快就來陪你...”

趙姨娘閉上眼,眼淚順著面頰滑落...

相夫人護住襁褓裡的孩子,在濃煙裡嗆著拼命逃出來,背後早已是數不盡的屍體。

想到方才果兒的慘死,相夫人哭著抹了把臉上的眼淚,院落裡盛喻知正站在那兒。

他臉色蒼白,抬頭看天,身上僅著一件單薄的衣裳。

天空...好亮...

就像她的眼睛。

他好像回到了很早很早的時候,他的嬌陽跑到他的面前,孩子氣地抱住他的腰,還會搖晃他的手臂,撒嬌似的喊他。

“哥哥...”

“哥哥...”

“嬌陽...”盛喻知無知無覺地伸手,摸向跟前的她,笑容如最初時一般乾淨溫和。

嬌陽,哥哥知道你討厭這裡。沒關係,現在這裡,一個人也別想逃...

相夫人遙遙地見了他,心中一喜,飛跑過來卻摔在他跟前,一手護住孩子,一手抓住他的衣角:“相爺,相府不知怎得竟然被人鎖住了,我們逃不出去,相爺您知道鑰匙在哪兒嗎?相爺?相爺!”

相夫人見毫無反應的相爺內心驚慌,不停地晃他,焦灼的情緒與即將撲面而來的烈火幾乎將她燃燒,撕心裂肺地喊著:“相爺!你知道鑰匙在哪兒嗎?相爺、相爺...”

喊到後面,嗓子近乎啞了,聲音越來越絕望。

可她不能死啊...她還有孩子,相爺唯一的骨肉至親!

“相爺!桂兒是你的親兒子啊...”相夫人痛苦地大喊。

漫天的火海席捲而來,盛喻知笑著看天,沒有痛苦,也沒有掙扎...

三日之後,這裡一切都將化為一片灰燼,無人可以生還。

蕭北恆騎著馬,臉上戴著面具,獨自一人走在化為廢墟焦黑的街道上,陷入往昔的回憶。

原來真的已經,過了這麼久了...

他隻身赴往王府的火海,義無反顧,沒有回頭。

那裡她在等著他。

蕭北恆終於笑起來。

盛嬌陽,我們這輩子就這樣了。

另外的,就等下輩子吧。

不過下次...不準再說我醜。

-完-

上一章 目錄 +書籤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