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玄幻>我不是魔神> 第24章 祖奶奶
閱讀設定(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定X

第24章 祖奶奶

這是一間井底的密室,從牆壁上的乾燥程度來看做了很好的防水,只有路陽掉下來的地方有井水順著洞口流下來。四面的牆壁上糊了厚厚一層乳白色的膠狀物,已經乾透,想來正是防水的塗層。

密室裡只有一口兩米長的巨大棺材,所以稱之為墓室更加妥當。

路陽的手電筆直刺向棺材,偌大的墓室裡只有他砰砰的心跳聲。

他轉身衝向入口,磚塊堵得太死,原先嵌有鐵環的石板壓在外面,憑他自己根本不可能推開。

沒關係沒關係,周宇航一定會來救他。

沒關係沒關係,只是一口棺材而已,棺材嘛,哪裡都有的,有什麼好怕的。

對,沒什麼好怕的,大驚小怪,棺材而已嘛,誰沒見過棺材?沒準裡面都是空的!就算有屍體,又不可能自己跑出來!

哈哈哈,不怕,沒什麼好怕的。

路陽努力在臉上擠出一個笑臉,就聽到黑暗中傳來“嘎吱”一聲響。

聲音乾澀,是老木頭擠壓摩擦的聲響。

墓室裡老木頭只有一塊,就是中央的大紅棺材。

路陽把手電對準聲音傳出的地方,棺材蓋上蓋了一塊紅色的長巾,聲音就來自長巾下面。

但是沒有別的響聲了,棺材蓋沒動,嘎吱聲或許是棺木老化的聲音。

路陽緩步靠近棺材,藉著礦燈的光,隱約可見紅色長巾上繡有一截小字:民國六年,舉諸道同力,斬九尾妖狐於南京,天權司掌司路伯遠攜家眷鎮之。

民國六年……

九尾妖狐……

路伯遠……

路陽腦子轟的一下變得空白。

這是神話故事還是志怪小說?民國六年不是應該出現在歷史上麼?九尾妖狐不是《封神演義》裡面的嗎?那個路伯遠更可怕,因為就在不久前他才撿到刻有路伯陽名字的章!

如果路伯遠是真實存在的,那九尾妖狐是不是真的躺在棺材裡?

路陽果斷轉身去掏洞口的磚石。

這時候不跑的是傻子,換誰發現自家水井底下有口棺材不害怕?話說周雨航那小子怎麼還沒來救自己,你是趴在井口睡著了嗎。

從石堆外突然伸進來一隻鐵青色的手。

準確來說那是一隻爪子,上面佈滿鐵青色的鱗片,但它有五根手指,更像人的手掌。

那隻爪子狠狠拍在路陽的胸口,路陽倒飛出去,後背重重砸在棺材上。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昏迷前看到的最後一幕是個漆黑的影子,緩步走向棺材。

…………

再醒來的時候礦燈已經熄滅,不知道是沒電了還是被摔出了故障。地下水已經流進墓室裡,淺淺積了一層,路陽整個人泡在水裡,什麼也看不見,只有後背傳來一陣陣的劇痛,想來是斷了幾根骨頭。

真是好奇心害死貓啊,好好的幹嘛要跑井下面來,看到棺材不說,還被一個長著爪子的怪物拍了個半死,這種事報警警察也不信吧?估計下一步就聯絡精神病院來接人了。

路陽摸索著去扒身邊的棺材,想借力站起來,手剛扣到棺材蓋的稜角,就摸到一個溫熱柔軟的物體。

他下意識捏了捏。

嗯,很Q彈。

又揉了揉。

嗯,還很順滑。

收回手放在鼻子前面聞了聞,居然還香香的......

當路陽意識到那是一個女人的大腿時自己已經飛到了牆邊,恰好上方一道閃電劈下,他清楚地看到棺材上坐了一個白衣長髮的女人,還保持著踢他的抬腿動作。

整個人砸在牆上,路陽及時護住腦袋,跌進水裡時不禁感嘆這果然是一條有力的長腿。

“若非承了你家長輩的情,今日必定殺你。”長腿的主人開口,聲音清冷,但是說不出的好聽。

路陽踉蹌著從水裡爬起來,還未開口,就感到一陣香風襲面,他的衣領被人拎住,直接帶著他飛出了井底。

院子裡一片狼藉,路陽看到周宇航倒在井邊,剛要回頭,就被一巴掌抽在臉上。

“我又幹嘛了!”路陽捂住臉,剛剛被踢是自己不小心摸了不該摸的東西,可是現在他什麼都沒幹,這也要被打的麼!

“把鞋脫下來。”

路陽低下頭,脫下鞋子雙手舉過頭頂。

片刻後一雙穿著他鞋子的腳出現在路陽眼前,大了一圈,露出白皙的腳背。

“你叫什麼名字。”

“路陽,足各路,耳日陽。”

“路伯遠的後輩。”女人輕輕點頭,“難怪能把他的大印移開。”

路陽連連點頭,正想著說什麼話討好,就聽女人道,“路伯遠殺了我。”

這話頗有三分禍及子孫的意思,路陽蹭地一下跪直身體,豎起三根手指仰頭道,“仙女姐姐,路伯遠這個人,我是不知道的。”

此時烏雲在天上散了大半,一輪明月若隱若現地藏在半卷黑煙後面,有淡淡的月光灑進院子裡,恰好映出女人的臉。

有多美呢......

沉魚落雁,閉月羞花。

不夠。

明眸皓齒,傾國傾城。

也不夠。

路陽忽地想起李白的一句詩: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顏。

這樣美的女子,的確不會是人吧?須知是人總會有缺陷的,可她的臉稱得上完美無瑕。

女人聞言笑了起來,並沒有責怪路陽擅自抬起頭,“你叫我什麼?”

“姐姐啊,你這麼年輕好看,其實比我還年輕些,只是我怕叫你妹妹不太尊重,所以叫你姐姐。”路陽充分發揮自己嘴甜不要臉的特長。

女人靜默片刻,搖了搖頭,“姐姐就姐姐吧,我脫胎於新的軀體,往日也該放下。”

路陽呼了口氣,看來馬屁是拍對了。

“現在是哪年?”女人問。

“2019年,六月十三。”路陽想了想,“距離民國六年已經過去一百多年了。”

“一百多年......”女人想了想,“時間過得真快啊,路伯遠肉體凡胎,應該是死了。”

路陽不敢說話。

眼前的情形好比武大跑去景陽岡賣炊餅,結果路邊林子裡跳出來一頭老虎說你是武松的哥哥吧?哦,你弟弟把我兒子打死了,我得報仇啊。

後面就沒潘金蓮什麼事了,西門慶也不用被打死,這麼想武松能當一輩子的打虎英雄,武大真是個捨己為人的大聖人。

奈何路陽深知自己不是聖人,更不可能為那個從來沒聽過的祖先背鍋,當下義憤填膺道,“死得好!叫他濫殺無辜,這就是報應!”

女人道,“他是天師我是妖孽,可算不得濫殺無辜。”

“姐姐是......”路陽嚥了口口水,棺材上寫的九尾妖狐保不齊就是這位,那還真是個妖孽。

“路伯遠殺了我,今日你又救了我。”女人搖搖頭,“罷了,我和你路家的恩怨,到此為止了。”

就是砸死也得接著。

“那我以後怎麼稱呼你啊?”路陽問,總不能一直叫姐姐,差著輩分呢。

“怎麼稱呼……”女人想了想,“名字這個東西又沒什麼意義,你想怎麼稱呼就怎麼稱呼罷。”

“那怎麼行?名字多重要啊,這個世界上重名重姓的人很多,可是對於熟悉的人來說,名字就代表了自己認識的人。”路陽想了想,“你雖然是附身在蘇妲己身上,但那畢竟是你的回憶,可你現在又忘了過去的事……就叫蘇沫吧!蘇代表過去,可是過去已經變成泡沫破碎了,你今日重生,那就讓一切都重新開始。”

女人沒說話,過了好一會兒道,“過去哪裡是那麼容易破碎的。”

路陽撓撓頭。

“就叫蘇沫吧,不過在外人面前,要叫主上。”女人轉身走向南廂。

…………

周雨航睡醒的時候腦子像開裂一樣疼,後腦勺鼓起的包還沒退下去,平躺著睡了一宿,如今壓的更腫,不知道是哪個二百五把他拖上的床。

一扭頭看到二百五睡在床邊的地上,身上裹了個毯子。

他不記得昨天發生什麼了,就聽到路陽說井下面有什麼,結果就有人從後面砸暈了他,再醒來自己出現在了床上。

喵的不會是路陽在外面欠債被人找上門了吧?那你打欠錢的就好,打幫工幹嘛!

欠錢的二百五跑這屋來睡覺,是把南廂抵給債主了?

這事關從今以後幫工有沒有獨立宿舍的重要問題,周宇航顧不得腦袋生疼,撒了雙拖鞋跑到門外,看到抽水機的水管還在井裡,院子裡沒少什麼能換錢的東西。

南廂的門緊閉著,周宇航剛湊過去,門突然開啟,從裡面走出一個女子,長髮如水,一身白色旗袍勾勒身形,面容極美。

這是債主。

還是路陽的相好?

債主?可她腳上為什麼會穿著路陽的鞋子!

相好?不!路陽那個從來沒談過戀愛的單身狗怎麼可能找到這麼好看的相好!

周宇航正欲開口,女子卻先一步皺眉道,“你要做什麼?”

本來打算推門的手就勢下移成握手的姿勢,周宇航清了清嗓子道,“你好,我是路陽的朋友,我叫周宇航。”

蘇沫微微側過身子,繞過周宇航走到北廂的門前,開口道,“路陽,我餓了。”周宇航終於確定這位不是債主。

路陽其實剛睡不久,突然被叫醒,腦子迷糊了半天,直到看到蘇沫的臉才回過神,一看手機,已經快到十一點。

他盯著屋頂看了三秒,昨天的記憶漸漸恢復。

他家的井底有座民國時期的古墓,墓裡葬了個妖怪,是他疑似的祖先路伯遠殺的,不過妖怪沒死透,或者說死了還能復活,被他放出來成了個絕世大美女,大美女說謝謝你放我出來,以後我就罩著你了。

跟狗血電視劇一樣。“您和……路伯遠……什麼關係啊?”路陽壯著膽子問。

他覺得這裡面鐵定有什麼誤會,且不說這路伯遠是不是自己的祖先,就是井底的棺材也和他老路家八竿子打不到一塊去。他們老路家慫了幾代人,不當妻管嚴就不錯了,哪能出什麼降妖伏魔的高人!

“沒什麼關係,無非他想殺了我,我想殺了他,如此而已。”女人說完冷笑一聲“可惜堂堂鎮妖司的掌司是個短命鬼,拼了全身修為也不過鎮壓我百年,九尾妖狐身藏九尾,一尾便是一世性命,豈是他這樣的凡胎耗得起的。”

路陽咋舌,他突然想到歷史上有個著名的九尾狐——封神演義裡的蘇妲己。

“猜到了?”女人笑笑,“我當年為了還個因果,化去一尾入了凡世,投身於蘇滬之女蘇妲己,助姜尚封神,蘇妲己不是我的名字,我叫……”

說到一半她突然頓住了,一對柳葉眉蹙了蹙,就在路陽以為她哪裡不舒服時又見她搖了搖頭,帶著點無奈的語氣道,“我忘記我叫什麼了。”

還很有些生氣地自語道,“怎麼好多事情都忘了。”

嗯?失憶流?

路陽偷眯眯地看了女人一眼,一個妖怪也會失憶?她真的不是睡太久了腦子睡出了問題?

說起來李姐好像認識不少精神科的大夫,沒準可以聯絡幾個給她看看。

不對,給狐狸看病,是不是應該請獸醫?

獸醫裡面,到底分不分精神科?

精神科的獸醫,看病一定很貴吧?

路陽七想八想,忽覺現在無論什麼事自己都會向著錢的角度去考慮了,這份畏首畏尾完全對不起剛畢業時的意氣風發,不禁悲從中來,長長嘆了口氣。

女人不知路陽心裡在想什麼,只是意外自己失憶居然有外人替她嘆氣,這份有點多餘的關心在殘留的千年記憶中也不可多見,可見眼前這個仇敵的後人還是個心地善良的廢物。

怎麼說也是廢物救了自己,她決定好好幫廢物一把。

“以後,你便跟著我。”女人像看寵物一樣俯視路陽,“我受人所託照顧你,路伯遠的印也是你移開的,說起來我倒承了你的情。”

路陽忙不迭點頭,有個美女大妖怪可以抱大腿,這是天上掉下的餡餅,

所以自己是瞎了什麼狗眼,倒了什麼血黴,才會閒的沒事幹跑去研究自己家的水井裡有沒有東西?

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路陽從地上爬起來,裹著毯子走到院子裡,壓低聲音道,“你們妖怪,還要吃飯的麼?”

蘇沫搖搖頭,“其實是不需要的,但我在井底睡了這麼多年,竟有些想念你們的食物。況且百年過去,我也想看看外面現在是什麼樣子。”

說完輕抬自己的右腳,“你的鞋子太大,要重新買,再買幾身衣服,胭脂什麼的,也需要。”

路陽愣住。

“怎麼?”蘇沫臉冷下來,“不願意?”

“這個……”路陽笑了笑,“是這樣哈,你說的衣服鞋子還有胭脂什麼的,得要錢。”

“這是自然。”蘇沫點頭,“我也沒讓你去偷去搶。”

“我沒錢。”

蘇沫盯著路陽看了許久,很是失望地搖了搖頭,然後從手腕上取下一隻翡翠鐲子,“拿去當了,快點回來。”

路陽雙手接過鐲子,深深鞠了一躬,然後給周宇航做了個手勢,轉身就跑。

上一章 目錄 +書籤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