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歷史>100歲老頭重整蘇維埃!> 第 2章 醉後不知天在水,滿船清夢壓星河。
閱讀設定(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定X

第 2章 醉後不知天在水,滿船清夢壓星河。

進十月,至冬的危澤再次親臨人間,屋舍儼然成為這荒涼地結實的碉堡,冬宮和天神糾纏為一,白雪紛紛何所擬,恰似柳絮因風起。屋內小男孩們在生著溫暖的篝火,圍著壁爐,滿面春光,似那太陽。屋內窮簇生們,生死不能,禽獸不如,已是黃昏。

不遠處,似有馬蹄漸進,郵差的到來讓她倍感意外,許是寄信人的著急,或又勞動人民的敬業,總而言之………

明亮的火光將爭吵中的激烈角逐所勾勒呈現在那沒有下一幀的陰影裡——

“我吃飽了”男孩正準備從凳子上跳下來,卻被女人呵斥道:“看看你的餐盤。”男孩不明所以:“母親我做錯什麼了嗎?”

“沒,有。你沒有吃飽,還剩下這麼多!”她指向餐桌,那裡優雅淡泊安靜,大大的麵包籃旁是一個瓷花瓶,這有著茂盛的洋甘菊,與著這位雙頰泛紅,面相乖巧,眼飽天真,身體結實的好小孩,像是一張名家筆下的清妙油畫。

不是窮人,但也有可能再也不像貴族了………

“可我已經一片都吃不下了,母親你吃吧,我吃飽了!”他還在努力的咀嚼,吞嚥,咀嚼,吞嚥,眼神裡充滿了祈求,他還是絕對服從。

“那可不行,你有的麵包你該慶幸,你看我是你母親我對你多好”

“可是”

“沒有什麼……”

“可是!”

1918年6月,馬蹄聲漸遠,她留下了一大筐麵包,除了急促的車齒摩擦,我呆愣了很久,腦子裡都是馬蹄聲,也只有馬蹄聲了。

父親叮囑他一定要照顧好自已,但卻再無幼時的健碩,他相對高大,卻骨瘦如柴,母親跟著另一個英國父親像著西方逃離了,因為父親死了,他用了全身的力氣站著,因為風吹就倒,

“可是”

因為父親啊!他早就已經死了呀,在沙皇的斷頭臺上優雅淡泊安靜的趴著啊!

“ 你好,我叫胡安。”

“姓氏?”

“姓氏,姓氏……加西亞!,對,加西亞!”

“好,祝你好運,先生”

他登上了逃荒的班車,往東走,去向那個殺死父親的地方。

齒輪的速度極快,機房的爐鍋與他的心臟來回左右躁動著,總而言之,前幾日他前幾日在那猶太夫婦前幾日準備的票上動了動作,他一口一口費力的咀嚼,吞嚥,就像罪惡一樣,對正直的人來說難能入喉,但胡西•加西亞明確知道自已的生死存亡,是否絕續,他邁出了父輩們剝削的第一步,他需要走向那屹立在東歐的新世界,他看著窗外,白雪皚皚,銀裝素裹,沒有罪犯的不安,因為這裡沒有德國警察,只有新手資本家一如既往內心的五味雜陳…………,他倚靠桌旁,目光呆滯,優雅淡泊安靜的望著,就這樣眺望著,滿腦子都是隔著的鐵皮下,車輪的轟轟聲,在滾滾向前,也只能不斷把戰爭推進。

他喃喃低語道:“媽,我吃飽了,我真的吃不了了,即使是這父親的九牛一毛,我也沒有良心,再讓我啃動這些………。”

我很抱歉!

上一章 目錄 +書籤 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