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歷史>漢末潛龍> 第四十八章 橫掃江淮,破袁擊劉2
閱讀設定(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定X

第四十八章 橫掃江淮,破袁擊劉2

由於兵力有限,錢漢此番在下邳的包圍圈並不是很嚴謹,橋蕤帶著兵馬猛攻一處,護著袁術殺出了戰場。

當袁術逃出生天身邊僅剩一兩千殘兵,將領只剩橋蕤一人,此戰淮南半數精銳盡喪!

橋蕤見自家主公垂頭喪氣,策馬上前安慰:主公何須喪氣?待我等退回壽春,召回紀靈將軍何愁不不報此仇!

袁術聞言回神:對!該死的錢子然!此仇不報我誓不為人!

突然一聲馬嘶,只聞得:怕是你袁公路活不過今日!

只見一黑甲將軍手持一杆長槍躍馬而出,身後跟著幾千頭綁青巾,手執巨錘、長矛、刀斧的悍卒。

來人正是陳到:陳叔至奉大都督將令在此恭候公路將軍多時了!

不給袁軍任何反應時間,陳到已下令破敵,率先出手的是手執巨錘的五百人,這五百人如衝擊波一樣一下就把袁軍沖垮了,跟進上來的長矛兵隨即舉矛捅殺,還沒等殘存的袁兵緩過神一群手持或刀或斧的刀斧手衝上來把他們宰了。

橋蕤剛準備下令,陳到就躍馬殺向袁術,他只策馬迎戰陳到,袁術見狀當即撥馬而逃。

在這漢末群英薈萃的千古第一亂世論排兵佈陣的名將可以說一抓一大把,可是論逃命的本領,他袁公路絕對有一席之地。

隨著橋蕤擋住了陳到,袁術逃出生天了,而這邊陳到不想與橋蕤鏖戰,但是橋蕤是抱著必死的心攔截他。

可是隻見橋蕤一記威力十足的豎劈被陳到揮槍擋住,陳到反手就是一記勢大力沉的直刺,橋蕤撥刀去擋。

轉瞬間雙方攻守易行,加上數輪鏖戰,彼時橋蕤已經有些力竭,反觀陳到蓄勢已久。

不多時,橋蕤就被陳到連挑帶打擊落馬下,四周的袁軍也被“丹陽兵”擒獲斬殺。

只可惜袁術在親衛護佑下乘亂跳出生天,很快就追上了回師壽春的一萬多前軍。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袁氏一門畢竟是實打實的四世三公,單單袁術他爹袁逢就曾是司空死後更是追封宣城侯,其祖父更是官至太尉。而袁術又是嫡子比起繼承自家伯父袁紹,袁術所繼承的是“汝南袁氏”貨真價實的家裡。

此戰袁術雖然慘敗,不過損失的兵卒雖然也算精兵但只是相對於江淮各縣的守軍,而真正的袁氏部曲都在其麾下愛將紀靈手下。

且說袁術率軍逃回壽春後,在楊弘建議下果斷放棄各縣防禦,將守軍匯總於壽春周遭,同時調紀靈回援軍。

袁術雖然慘敗,但錢漢也沒討到什麼便宜,“徐州軍”剛剛組建不久雖然訓練有素,但很多都是沒上過戰場的新兵,此戰雖是以四萬VS兩萬,但人數優勢很快被袁軍的臨站優勢彌補。

幸虧高覽斬殺雷簿、張飛鏖戰江東三將把袁軍善戰的幾員幹才拖住,雖然還有祖茂、張勳指揮,但祖茂官卑職小,張勳廢物一個又豈是高覽的對手,不過此戰“徐州軍”也是傷筋動骨了,要是袁術沒有著急逃命而是率剩下的一萬多人回頭猛攻,說不準錢漢可能就功虧一簣了。

此戰後袁術退守毗鄰豫州的淮西一線,錢漢、陳登迅速率領佔據了壽春以東的疆域。

錢漢剛攻克陰陵,便收到“墨衣”的線報,劉鷂集結兩萬兵馬趕赴居巢。

於是錢漢表陳登為“淮南太守”率領陸罡以及一萬兵馬駐紮陰陵,並以此城暫時為“淮南郡”郡治。

命高覽率軍六千駐當塗縣,韋孝率軍五千駐長豐縣,一南一北策應陳登。

命鄧方率步卒四千,兩千水軍屯駐義城,負責整個淮南駐軍的糧草供給線。

做完淮西的防務安排後,錢漢以魏延為先鋒火速率軍趕赴居巢縣不遠的歷陽,同時派人連夜送信回徐州調集糧草輜重。

上一章 目錄 +書籤 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