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歷史>重生各朝做個補鍋匠> 第2章 我好像不該死
閱讀設定(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定X

第2章 我好像不該死

王羽的小電驢被壓成了小餅乾,兩個輪子像脫韁的野馬一樣撒歡跑了,那肇事的大卡車卻一點沒含糊,一腳剎車都沒點,直接呼嘯而過。

最重要的是連車牌都沒有,只是看上去像個渣土車。王羽很不幸,並沒有像期望中那樣能重新站起來或者呻吟兩聲,卡車順著他的胸膛壓了過去,整個前身已經嚴重塌陷了,沒有一絲生命跡象。

王羽突然覺得自已的身體變得異常輕盈,彷彿失去了重力一般漂浮起來。他驚恐地試圖抓住周圍的物體來支撐,但手指卻穿過了它們,彷彿自已已經變成了一個幽靈。

他拼命地向著自已的身體靠近,但無論怎樣努力,都無法觸及到自已的實體。他驚慌失措地大聲喊叫著,希望能夠引起路人的注意。然而,街道上的人們似乎對他視而不見,自顧著圍觀著現場。

儘管如此,他仍然能夠清晰地看見和聽見其他人的一舉一動,這讓王羽心涼透了,自已應該是噶了,而且是死的很慘那種。

“這也太沒王法了吧!撞了人居然就這麼跑了!唉,這小夥子真是太可憐了,看起來年紀輕輕的,跟我家孩子差不多年紀。這家裡老人該有多傷心啊!”兩位大姨並肩走在路邊,其中一位滿臉憤怒地對另一位說道。

“這幫天殺的渣土車,交警看見他們也不查也不攔,呼呼的就從城區裡通行,聽說好像是市裡搞的什麼土建專案,承接的公司是市領導的什麼小舅子開的。”圍觀的大爺湊著熱鬧,發表著看法。

不少人熱心地撥打了交警的電話報警,沒幾分鐘後,交警趕到了事故現場。他們行動起來檢視了現場,針對現場進行了例行拍攝,並順便向目擊者詢問相關情況做著記錄。緊接著,沒過多久,一輛鳴笛的 120 救護車疾馳而來。車停穩後,醫生和護士急忙下車,匆匆走到事故現場檢視情況。然而,僅僅只是看了一眼,他們便無奈地搖了搖頭,揮揮手示意其他人將王羽的屍體抬上擔架,然後運往醫院。整個現場還是很慘烈,對王羽而言,彷彿時間都凝固了一般。

就在王羽萬念俱灰的時候,身邊突然冒出兩個人,一個穿著白西服一個穿著黑西服,離他非常近,他最開始以為也是湊過來看熱鬧的,沒成想,這兩人看向他,白西服率先開了口。

“王羽先生是吧,我們倆是地府的陰差,我叫白七,他叫黑八。”白西服非常禮貌,像是在招待客人般跟王羽問候。

“你倆平時挺熱愛檯球吧。少玩,手容易起繭子。”王羽知道自已死了也不忘記貧兩句。

“平時玩的少,主要是工作太忙,王羽先生,按照地府規定,我們需要對你的魂魄進行個檢測,沒有異常的話就可以跟我們下去了。”白七還是很客氣。

“如果我要是不跟你們走呢?”王羽上下打量著面前的白七和黑八兩人,這兩個老登滿臉褶皺,像是簸箕似的,現在還跟他裝紳士。

看他們倆瘦弱得如同猴子一般的身軀,彷彿一陣風就能將其吹倒。王羽暗自思忖,如果這兩個傢伙企圖強行將自已帶走,他有十足的把握能夠在短短几秒鐘內將白西服放倒,在給黑西服一個正蹬,然後轉身瀟灑離去。

事實上,並不是王羽不想和他們走。他才 25 歲,暫且不論自身感受如何,光是想到父母含辛茹苦地將自已養育成人,而自已卻還未來得及盡孝便要匆匆離去,他心中那份不捨之情,實在難以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得到釋懷。

此時此刻,他只想陪在父母身邊,即使他們聽不見也看不見自已。他很擔心老兩口無法承受喪子之痛,想不開出點什麼意外。而且自已瞭解母親,她那麼疼愛自已,他真的很擔心!

“你倆聽著,我不管你倆是勾七勾八的,如果你倆想強迫帶我走,看見我這沙包大的拳頭和粗壯的大腿根沒,我一個飛...”

王羽剛想繼續宣揚他的個人武力值,不是他們倆個老登能輕易挑戰的,結果他就看見白西服拿出一把透明手槍,並隨著“咔噠”一聲後瞄向了自已那粗壯的太腿根,嗯,王羽懷疑他瞄的有點靠裡了。

王羽下意識的把腿緊了緊,儘量保護自已的重要部位。

“王羽先生,我想你可能對我們有點誤解,我們地府陰差辦事都是講究流程的,傳喚陰靈第三條,對於拘捕陰靈,如出現反抗者,可以就地擊斃的。哦,就是魂飛魄散的意思。”白西服用槍邊瞄著小王羽邊微笑著向他解釋。

“大哥,你們地府現在都配槍了嗎?另外你擊斃我不應該指著我的頭嗎?還有我不是不想走啊,能不能讓我看我父母一眼再跟你們兩位老..老先生走啊。”王羽有些混亂的喊道。

“工作需要嘛,地府經歷這麼多次改革,武器裝備更新的很快的,另外我現在不是瞄著你的頭呢嘛,大頭小頭都能擊斃。”白七還是笑呵呵的回應著。

這時,一直沒有開腔的黑八說話了,“我們收復陰靈都有時間要求的,你趕緊配合,下晚了你到了審判司,也是要懲罰你的,既然已死,就不要再生牽掛了。”

王羽知道他只能配合這兩個黑白配了,他想反抗也沒用,落得個魂飛魄散那真是消失於天地之間了。心裡只能默默為二老祈禱。

“知道了,那我跟你們走吧。”白七看王羽配合,右手微微一動,手掌反轉過來,瞬間一個透明狀的水晶球出現在他手中。這顆水晶球看上去晶瑩剔透,宛如一塊無暇的寶石。仔細觀察,可以看到其中似乎有一道道細微的電流在相互交叉、閃爍著,時而交織成複雜的圖案,時而又分散開來,給王羽看的是一愣一愣的。

水晶球彷彿有了生命一般,緩緩地從白七那略顯蒼白的手掌上升起,然後開始在半空中自由自在地漂浮著。它緊緊圍繞著王羽的靈體,一圈又一圈地轉動著。

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然而,驚人的事情發生了——原本晶瑩剔透的水晶球突然間變得不再透明,取而代之的是一種令人心悸的血紅色!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白七大吃一驚,他連忙伸手將水晶球召回。

與此同時,一直沉默不語的黑八也做出了行動。只見他從懷中取出一本古老而神秘的書籍-往生譜。

“老八,這小子三魂七魄是全的,但是他好像陽壽沒到啊,這通靈珠多少年都沒泛過血紅色,這小子什麼背景啊?”白七小聲的對著黑八講,黑八趕緊翻了翻名冊,“我找找,王羽,找到了,咦,這小子竟然是九世善人,本來這一世能活到百歲,壽終正寢後可以享仙位的,按理說他不該有意外啊,這事情大條了。”黑八也悄悄的對白七言語。他倆抬頭看向本該在他們面前的王羽,發現這小子不見了,一轉頭,嘿,這小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他倆身後了。這小子怒目圓睜,像是要吃了他倆似的。

“剛才我聽的那是一清二楚,我一直以為除了我們人間能存在殺人枉法,沒想到你們地府竟然也殘害無辜百姓,天理何在,我要向有關部門投訴你們,娘希匹的!”王羽很憤怒,他現在也很囂張,既然知道自已命不該絕,他一定要佔據心理優勢,好讓兩個老登知道錯誤,趕緊把自已的靈體送回本體去,他可是很忙的,有很多事情還要做,像他最近下載了那麼多的影視課程,時間很緊迫,還沒來得及學習。

“王羽啊,你這個情況實話講,我們從來沒有遇到過,按理說凡人命數皆為天定,我們並不是能隨意知道凡人生辰壽命的,只有人脫離靈體才會出現在往生譜上,我們核對沒有問題且魂魄完整,才能把陰靈帶到地府去輪迴。可你這個情況真的是很特殊啊。”白七很耐心的跟王羽講。

“我不管,既然你們抓錯人了,就應該把我放回去,我還有大好青春和理想抱負沒有實現,年紀輕輕就橫死街頭,誰有我慘?我告訴你倆,要是不把我弄回去,我就一級一級的向上反映,告你們辦事不負責任,錯了還不認,還不改,你們這種辦事性質非常惡劣。”王羽只能發發狠話,他能聽明白這倆地府陰差不是能夠隨意處置自已的,也是有規定限制的,他只能寄希望他倆能夠糾正錯誤,把自已放回去。

“別想了,回不去了,靈體出身,就是大羅金仙都送不回,有違天道法則。你魂魄完整,先跟我們回陰府吧,讓判官給你看看怎麼處理,你鬧也沒用的。”黑八一臉嚴肅的跟王羽說道。

王羽從來沒想過自已25歲的年齡會嘎,而且是橫死街頭,更沒想過人還能死錯了,他看著眼前這倆貨,知道他倆解決不了啥問題,雙手一攤,隨他們去吧。

上一章 目錄 +書籤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