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uu看書>玄幻>一秒萬修為,修仙路上我無敵!> 第五十一章井巖身死,莫休收穫頗豐,離開秘境
閱讀設定(推薦配合 快捷鍵[F11] 進入全屏沉浸式閱讀)

設定X

第五十一章井巖身死,莫休收穫頗豐,離開秘境

眼看自已已經無法抵擋陰屍,井巖急忙朝著莫休威脅道:

“你還在那裡愣著幹什麼?”

“還不快過來救我!”

可當井巖看向莫休時,才發覺對方竟然不見了蹤跡。

在茫茫的陰屍群中,他看不見一點莫休的背影。

“難道說……”

井巖渾身的冷汗控制不住的滲出。

他笑了,絕望的笑了出來。

他知道自已已經錯過了能夠殺死莫休的唯一機會。

此時就算他催動靈劍符,也根本找不到對方。

“怎麼可能?”

井巖神情絕望,。

知道自已犯了一個錯誤。

一個必死的錯誤!

那就是陷入絕望時,竟然將希望寄託在別人身上。

尤其是莫休身上。

在莫休抓住他想要活下去的希望時,他就已經對莫休沒有任何威脅了。

“沒有人在背後死盯著我的感覺,真好。”

莫休此時距離井巖已經有百米之遠。

再加上密密麻麻的陰屍阻擋,對方根本無法找到他。

之前他不敢對其動手,就是因為其手上那一張靈劍符。

而且還不知道對方的蹤跡。

身為殺手。

那種一直被人用槍指著後背的感覺,讓他很不爽。

如今,井巖已無威脅。

嗖!

莫休只見一道劍光穿過陰屍群,湛藍色的光芒硬生生在陰屍中轟出一條路來。

只是很快再次被陰屍淹沒。

“莫休!”

井巖發出最後一聲怒吼。

隨後就是一聲淒厲的慘叫。

【擊殺玩家!獲得修煉增幅百分之五!】

“連練氣初期都未達到,竟然才這麼一點增幅。”

莫休搖了搖頭笑道。

“那麼現在,也該拿出一點真格了。”

井巖已死,他周身的獸火再次釋放出來,將陰屍抵擋住。

讓他有時間取出一張雷光符催動。

滋啦!滋啦!

雷光在莫休的周身閃爍,陰屍們竟然出乎意料地退後。

它們似乎能夠感覺到,雷電對自已的傷害。

“看來對付你們,還得是雷屬性的攻擊才最有效。”

轟!

雷光符徹底催動。

一道銀龍般的雷電朝著陰屍群襲去。

吼!吼!吼!

大片陰屍群在雷電的轟擊下,直接被轟散身軀。

“這威力,遠在響雷子之上。”

“恐怕是其十幾倍的威力不止。”

但是陰屍就是一種不知道恐懼的東西。

即使本能的遠離雷電,可活生生的人擺在面前,它們就是無法控制的撲上去。

轟!轟!轟!

又是催動三張雷光符,終於才將所有的陰屍消滅乾淨。

莫休看向積雪早就融化蒸發的地面,此時這裡只剩下他一個人。

抬頭望去,之前的三隻雪猿早已不見蹤影。

“練氣後期?”

“真是慫。”

他看向遠處地上殘留的一抹鮮紅,那裡有一個儲物袋。

莫休揮手將其收過來。

“你的儲物袋,我就笑納了。”

他開啟儲物袋,僅剩的三樣東西出現在他手裡。

【水靈氣】:精純的水屬性靈氣。

【琉璃戒】:中品法器,可遮蔽外來法力干擾。

剩餘的就是兩顆暖玉。

“水靈氣,這是什麼東西?”

莫休將水靈氣握在手中,瞬間感受到一股清涼之意。

“好濃郁的水靈氣,竟然凝為實質,形成一個圓球。”

“這東西難道是井巖原本準備用來度過火焰蝙蝠那關的?”

“不清楚,先收起來,以後再看。”

他將水靈氣收入儲物袋中,看向琉璃戒。

“之前我試圖使用控器術奪走井巖的符籙,當時有一股力量隔絕了我的法力。”

“難道就是這東西?”

莫休將琉璃戒戴上。

“沒什麼感覺。”

“但至少是一件法器,聊勝於無。”

“說到法器,倒是讓我想起來了我的飛劍。”

“只可惜我一直在用的飛劍竟然斷了,倒是有些心痛。”

他服下一顆回靈丹,來到懸崖旁朝下方望去。

只見一片雪景中,似乎有各種妖獸在其中奔跑,有些則是緩慢前行。

莫休忽然意識到。

這所謂的九遺秘境,似乎遠不止自已之前走過的地方。

“難道說,這下面,也能夠繼續探索?”

不等他細細思考,身後傳來一陣動靜。

他回頭看過去,僅此一眼。

沒有絲毫猶豫,連忙朝著來時的山洞裡躲進去。

吼!吼!吼!

只見山岩最上面,一大群的雪猿正狂拍著自已的胸脯,在那裡放聲大吼。

“跑!”

這個念頭在他的心裡瘋狂冒出。

“一群練氣後期,我可沒有自負到覺得自已能夠將其全都擊殺。”

“更何況我的法力還沒有完全恢復,現在留下來戰鬥,完全就是在送死。”

莫休不敢有絲毫停息,朝著洞內逃去。

身後雪猿的吼叫聲和追逐聲漸漸逼近。

他不敢有絲毫的停下。

只能夠不斷釋放獸火牽制對方。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莫休只記得自已跑過了採摘寧心草的地方。

跑過了一處洞口堆滿碎石的地方。

直到他看見前方的火光,才意識到自已已經跑到遇見火焰蝙蝠的地方。

“要到了。”

就在莫休以為身後的雪猿早已放棄追趕他的時候。

只聽見一群嘈雜的吼叫聲。

“這群雪猿的腦回路有病吧?”

“戰鬥的時候慫的一批。”

“現在仗著自已人多勢眾,還追著我不放了?”

莫休無奈,只能夠繼續朝著對岸逃去。

“馬上就要逃過去了,只要在那邊將石橋斬斷,這群傢伙就追不過來了。”

正當莫休這樣想著,一聲嘶鳴聲從腳下的岩漿裡響起。

這道聲音讓莫休的心頭一驚。

他知道,又有一個難纏的傢伙來了。

“還來?”

一聲刺耳的尖嘯聲進入雪猿和莫休的耳中。

火鱗鳥展露渾身赤紅的姿態,騰空而來。

雪猿再看見火鱗鳥的那一刻,所有人沒有絲毫猶豫的,整齊劃一的朝後逃去。

“這群傢伙,真有意思。”

莫休感嘆一句,隨後也朝著來時的路逃竄。

此時火鱗鳥的優先目標自然是眼前一大群的雪猿。

兩者雖然同為練氣後期的妖獸,但是莫休光從體型上就看出兩者之間的戰鬥力差距。

“真不知道這火鱗鳥是怎麼長這麼大的。”

“竟然是雪猿的好幾倍大。”

“也不怪對方看見它就直接跑路。”

轟!轟!轟!

火鱗鳥噴吐火球,將雪猿打得節節敗退。

後者愣是沒敢反抗一點,只顧著抱頭鼠竄。

莫休也趁此機會,成功溜走。

他可沒有膽量和火鱗鳥一較高低。

至少,現在不行。

很快,他再次來到進入秘境的大門前。

那道令人心安的旋渦狀傳送門依舊在。

“終於要離開了。”

莫休感嘆一句。

“一開始時,我也只是想要來到這裡看看有沒有什麼機緣。”

“到後面,就是被井巖威脅,不得不進入。”

“再到現在,只剩自已,獲得的東西倒是不少。”

他稍顯得意的一笑,搖了搖頭,走進傳送門。

經過熟悉的星空,聽見熟悉的幽鳴。

一道閃光後,莫休出現在來時的大門前。

陽光彷彿初生的一般,明媚刺眼。

他的手上再次握住那張進入秘境的地圖。

“這張地圖還在?難道說這裡還能夠再次進入?”

莫休想到裡面的火鱗鳥、雪猿和懸崖下的偌大世界。

“看來要探索後面的地方,還得至少將自已的修為提升至練氣後期才行。”

“甚至是築基期。”

他走出位於樹下的石室,來到地面。

此時外面空無一人。

“那些公會的傢伙都去哪了?”

“難不成都死了?”

上一章 目錄 +書籤 下一章